Menu

正德人寿偿付能力罗生门 四次喊话质疑监管

北京商报讯(记者 马元月
陈婷婷)面对史上最严监管函,正德人寿在隔空喊冤3天后,于上周五向保监会上交“自救”方案,以解偿付能力不足的燃眉之急。

  杨芮

正德人寿官网显示,6月13日,正德人寿正式向保监会递交《关于增资扩股相关事项的请示报告》,即正德人寿的5个股东,美好控股集团、宁波市鄞州鸿发实业有限公司、福州天策实业有限公司、福建伟杰投资有限公司、浙江波威控股有限公司各增资6亿元,使公司总股本从现在的20亿元增至50亿元。

  由正德人寿主演的“闹剧”引发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四次隔空对话保监会、公布保监会现场检查“雷人语录”出格行为的背后,则是正德人寿积聚已久的股东矛盾和乱象丛生的公司治理。

这一举动要追溯到6月6日,保监会发布监管函,因粉饰偿付能力,责令正德人寿停止开展新业务、暂停增设分支机构、暂停多个投资项目。6月9日,正德人寿在官网上发布公告,对保监会的处罚表示,“虽然我们感到十分震惊、委屈和不解,但对于行业监管机构的决定,我们不得不重视并贯彻执行”。

  事实上,事情发展至此是监管层和业内未曾预料到的。这场表面看由一纸偿付能力监管函引发的“闹剧”仍将持续,不过6月30日是保监会给出的“大限”时间点,“如正德人寿未能于2014年6月30日前有效改善偿付能力,保监会将视情况采取进一步监管措施”。

不过,虽然积极回应最严监管函,但从正德人寿的公告中也不难发现,其“委屈”情结还未消散。正德人寿称,2013年,根据业务发展需要,公司曾计划通过现有股东增资的方式提升公司资本实力。但因保监会对正德人寿采取了监管限制,正德人寿至今仍无法正常召开董事会和股东大会。

  保监会于6月27日下午紧急召开的新闻通气会,就正德人寿26日晚第四次“喊话”的《关于正德人寿真实状况的几点说明》中所列问题做出回应,保监会相关部门负责人态度鲜明地表示:“绝不姑息和纵容一家公司违法违规行为,不排除未来对正德采取包括整顿以及接管等更多方式加以处理。”

对此,正德人寿在公告中“恳请”保监会给予指导和有效支持,包括解除对正德人寿召开董事会、股东大会的限制,并希望保监会今日给予批复。

  偿付能力危局

保险公司公开向最高监管层“鸣冤叫屈”,这在中国金融机构中非常罕见。有业内人士表示,对正德人寿的回复表示“不能理解”,给人的感觉是正德人寿在公开“对抗监管”。

  6月6日,保监会发布的[2014]8号监管函成为正德人寿忽然转性的诱因。该监管函指出,正德人寿2014年一季度的偿付能力充足率“注水”,实际偿付能力充足率仅为-87.08%,属于偿付能力不足类公司,并依此对正德人寿做出严格的三项监管措施:包括从6月9日起停止开展新业务,续期业务不受此限制;暂停增设分支机构;暂停新增股票、无担保非金融企业(公司)债券、股权、不动产和金融产品投资。

但不管监管出于怎样的考量,保险公司的偿付能力一直有保障保险系统稳定运行的“最重要防线”之称。对偿付能力充足率小于100%的保险公司,保监会将把这家公司列为重点监管对象。根据保监会官网信息,除正德人寿外,今年还有新光海航人寿、信泰人寿、长安责任保险3家公司因偿付能力充足率问题收到监管函,但上述3家公司所受到的处罚并非如正德人寿这么严厉。

  监管函给出的“大限”是6月30日,也就是说,自6月6日算起,正德人寿共有17个工作日、25天来筹备增资、改善偿付能力事宜,这亦被业内称为“最严监管函”。不过,正德人寿并不是唯一一家因为偿付能力不足而被保监会责令处罚的保险机构。

  自2013年以来,保监会偿付能力监管采取严格的红黄牌制度:对于偿付能力充足率低于150%的公司,即处于偿付能力充足I类的公司,保监会采取暂停公司新机构批设的监管措施以警示风险,相当于黄牌;对于偿付能力充足率低于100%的公司,采取全面暂停公司新业务的监管措施以控制风险,相当于红牌。

  不过,如果在一定时间内完成增资,改善偿付能力,保监会会发出解除偿付能力监管措施的规定,以去年3月出现偿付能力危机的幸福人寿为例,在监管措施施行1个月后,幸福人寿完成8.84亿元增资,偿付能力重新达标后,保监会即依法解除了对幸福人寿采取的监管措施。

  保监会相关负责人多次强调:“解决问题的根本是增资改善偿付能力,需全体股东达成一致意见,与董事会一同拿出一套切实可行的恢复公司偿付能力的解决方案。”

  不过,这一看似正常的解决问题的途径在正德人寿身上似乎就“不太灵了”。在正德人寿的四次“喊话”中,其两次强调,偿付能力充足率符合监管要求。正德人寿四次“喊话”的时间点分别是:6月8日、6月13日、6月17日及6月26日;而“倍感头疼”的监管层则分别于6月19日和6月27日公开对此回应。

  “四次喊话”质疑监管

  回顾来看,正德人寿6月6日开始第一次“喊话”,为《答复8号监管函》,强调偿付能力达标,表示会通过内部调解妥善处理好股权纠纷,采取包括增资扩股在内的一切措施,化解风险危机,态度则是“委屈、震惊和不解”,这与其他保险公司接到监管函第一时间表示通过增资补充资本的态度大相径庭。

  6月13日,正德人寿第二次“喊话”,为《关于正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增资扩股相关事项的请示报告》,其中提到股东提出了通过增资方式扩充资本金30亿元的提升偿付能力方案,并希望能够在2014年6月16日得到保监会的批复。

  6月17日,正德人寿第三次“喊话”,为《正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近年偿付能力等相关指标》,此时态度已急转直下,其中提到,“在[2014]8号监管函之前,历年来保监会从未以口头或书面形式对我司‘政府补贴资金’及‘预付土地使用权款’的处理提出过异议,更没有因上述会计处理方式对我司偿付能力进行风险提示或预警。包括自去年10月开始,至今仍未结束的现场检查期间,保监会曾以股权纠纷问题两次约谈我公司董事长,也对偿付能力从未提及。”

标签:,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