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50后女人是几代中国女人的集大成者



我曾经设计过一个理想主义的婚姻模式,即50后的女人,嫁60后的男人;50后的男人,娶60后的女人。这个婚姻模式的构想,基于两个基本事实:

上个星期我回了一趟老家,临走前,看望了一下好友的妈妈。

一、50后的女人普遍温柔、贤惠,成熟、漂亮,而60后的男人绝大多数都很有福气,运气也不错;他们没有经历过文革,意味着他们没有受到坏风气的影响,人品较单纯;他们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大好时机,受到过良好的教育,学问功底扎实,后来又遇上国家发展的十年黄金期,经济和社会地位稳固。

到了阿姨家,小坐一下,寒暄几句那是必不可少的事。

如果50后的中国女人,都能像西方女人一样,不计较男人的年龄,敢于找60后的小兄弟嫁,那么我敢说,她们绝对过得比现在好。贤良美丽的女人,嫁给正直有为的男人,既可以冲兑50后女人的苦,又可以免除60后男人的乱,这是多么理想的结合,可惜这种婚姻模式在中国凤毛麟角。

可是聊天正酣时,话题越来越尴尬,阿姨开始劝我,先不急着准备二胎,再考考公务员,接着又全然不顾坐在我一旁的先生,为我和另一好友的选择而惋惜。

二、50后的男人大多复杂,能吃苦只是一方面,更多的是能折腾。他们上过山,下过乡,经历过文革,参加过很多政治运动,深受共产党之害,却学会了共产党的权谋,善于玩心思,耍手腕,搅浑水,制造矛盾。老共执政期间,所有的好时光他们都没赶上,遇上的都是坏时段。所以,50后男人的学问,基本上都是政治学问,搅乱社会、煽动人心的学问,其他都是麻绳栓豆腐。

阿姨的意思很明显,如果我和另一位朋友当初在坚持考一次,可能就如愿进入公职系统,那么现在就可以找到更好的归宿。

为人虚假,心术不正的50后男人,如果能娶到一位真诚善良而又美丽大方的60后美眉,那他的人生定然是另一番景象。人都说“假作真时真亦假”,可婚姻上正好相反,假的遇到真的则会变成真的,这是枕头风的鬼斧神工。


我的一位姨表哥就是这样的幸运男。他本心贪婪自私,两面三刀,见人从来没有真话,可他娶了单纯的60后表嫂后,却一路官运亨通,从未犯过错误。当今圣上可能是这群幸运儿中最幸运的人。他本人满脸沧桑,一肚子城府,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太平君主,可他有雍容大度的60后彭丽媛为伴,竟然也能处处明明秀秀,时时好好奇奇。

阿姨有这样的想法也是无可厚非的,因为年轻时候的她就是从农家出来的励志女孩。可是即便她很努力地工作,实现了事业上的成功,她的婆家人依旧看不起她的出身,也看不惯她强势的作风。

中国命理认为,命运好的人和命运差的人在一起,差的一方会变好,而好的一方却不会变坏。

五年前,阿姨的爱人去世了,她的婆婆为了争家产与自己的大儿媳还有大孙女(也就是阿姨和我的好友)便断了关系。

有个故事说,一位命理大师在轮渡乘船时,惊讶地发现,船上的每位乘客都面带死相,他断定这船中途一定会沉没,于是赶紧下船。可就在他仓皇下船的当口,却有一位老者匆匆赶来登船,结果这艘船安然抵达对岸。大师不解,还以为自己掐算有误,事后经过调查得知,最后上船的这位叫娄师德,乃是名相狄仁杰的老师。大师恍然醒悟,原来厚德之人可以消灾避祸。

为此阿姨一定要自己的女儿考上公务员为自己争口气。

我小时候生活在50后女人堆里。堂姐、表姐、堂嫂、表嫂,差不多都是50后。她们的共同特点,就是美女的外表,贤淑的秉性。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五十年代世道清扬,民风淳厚,孕妇们身心舒畅,生女漂亮的缘故,我身边这些姐姐嫂嫂们,无一例外的都非常漂亮。四伯父家的大姐,酷似范冰冰;五伯父家的二姐,比上官云珠还俊美;六伯父家的大嫂,宛如张丽华再生。

这也算是一种执念吧,却是这孤立无助却又骄傲坚毅的母女俩当下唯一的出路,为了争口气。

可是,这些人的婚姻都是乱七八糟的,没有几个是幸福的。我大姑家的大表姐长我7岁,长的跟天仙似的,小时候对我最好,所以,我开始朦胧的时候,就把她当成了梦中情人。表姐夫在北京当过兵,长得很帅,但流氓气却很重。他后来因为私通别人的老婆,被人家用剪刀戳瞎了一只眼睛,大表姐本人也患了癌症,好像是子宫癌。

现在,好友的下一个目标就是,努力工作,争取每一个晋升机会,这样才能遇到更优秀的人,才有机会在茫茫人海中找到属于自己那个优秀者。

他们结婚那天晚上,我因为郁闷,就先潜入洞房,将马桶里的红鸡蛋都偷出来吃掉,然后又抄起孙悟空的金箍棒,我自己做的,走到院子里,把情敌表姐夫当成白骨精变的老汉,朝空一棒打下去。结果,妖怪没打着,却打到了我妈晾衣服的铁丝上,棒子硬,铁丝软,用力太猛,棒子被强力反弹回来,晚上黑灯瞎火的看不见,刚好击中我的左边眉心骨。


我痛的坐在地上大骂:“早晚把你们杀光!”这是我第一次扬言要杀光50后。当然,那时所指的“敌人”,主要是50后的表姐夫和堂姐夫,堂兄们是不包括在内的,因为我很小就被灌输“长嫂为母”的思想,对嫂子们绝对不敢有少年情。再说,哥哥们对我一向凶恶,他们要是知道我有这个念头,肯定会把我的牙齿敲碎去补钙的。

何为优秀者呢?

参加工作后,我接触的50后就更多了。从外表上看,男的大多仪表堂堂,相貌不俗;女的普遍温柔美丽,聪明娟秀。

在大多数女孩心中,优秀的男人应该要像《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的夜华君一样吧。

长相特别养眼,这是我对50的总体印象。他们不似60后脸型有那么多款式,这与整个五十年代的社会风气一定有关系。六十年代是文革魔鬼肆虐的年代,人心险恶和道德沦丧,不可能不对孕妇产生影响,进而干扰胎儿的正常发育。今天活跃在政商舞台上的那些外星人大腕们,很多都是六十年代投胎的。

图片 1

50后的男人,清一色的热衷政治。他们不仅喜欢臧否人物,谈论时事,而且也擅长钻营仕途,谋求权力,攫取利益。我对共产党的认识,对文革的看法,对张贤亮刘晓波的知晓,对知青的了解,对伤痕文学的接触,基本上都是由他们现身说法引路的。可以说,他们是糟蹋我政治童贞的骚达子。

博学多才,天赋异禀,家世显赫,风流倜傥,体贴专一。

奇怪的是,50后的女人在政治上分歧比较大。一类汲取了父辈们在文革和反右运动中的教训,对国是国非讳莫如深,不愿意在公开场合高谈阔论。另一类则与50后的男人一样,汲汲于功名利禄,无处不用心术,无所不用其极。我们60后心思单纯的人,后来在评职称、涨工资、分住房、揪头发提拔等方面,时时处处受到这批人的挤兑和压制。

可是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一定要考上公务员,为什么一定要从乡镇公务员升到县级甚至是省级公职系统才能遇到优秀的人。

不少后来在事业上成佛成仙的60后工商名流,当初下海出国,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在单位里受到50后的排挤。我在20年前分房子时,就领教过50后的“攫夺”功夫。本来与我同等资历的都是五楼,可公布的时候我却上浮到顶层六楼,据说是被一位50后的副馆长给偷梁换柱的。我拿到钥匙走进新房的当天,曾指着楼下气愤地说:“冢中枯骨,吾早晚必擒之!”

况且,像夜华君如此优秀又专一的男人仅有一人,还是天上才有的。

我的部主任美梦,是被一位51年出生的老大姐打破的。老主任退休前用心栽培我,并多次在馆长面前推荐我接她的班,因为我是专业出身。可馆长大人却说,他一个26岁的小屁孩,如何能领导一群学问大脾气大的老头老太?一锤定音。我先被引诱到印刷厂当副厂长,后来又被招亲到外文部去和一群美女整天厮混在一起。我是学古典文献的,中级职称竟然考的是英语。拜托!


俗话说,人算不如天算。命中有的,终归会有。属于你的,别人也夺不去。我们这些当年被逼仄出去的,虽然没有大富大贵,却也衣食无忧,子女正常,一点也不比他们夺取阵地的人混得差。

婚姻总是无法预见的。

前两年我回国探亲,重返当年住过的宿舍大院,见所有知青一代全部人去楼“租”,或是去上海依亲养老,或是去养老院安度晚年,更有好几位甚者,竟然去了墓地入土为安。整个院里住满了炸油条、卖包子的小生意人。文化单位,从此沙化。我连唏嘘的心情都没有,只觉得是活该。

你可以像盘查户口一样,询问对方身高体重,家世背景,房车情况,婚恋情况,却无法在诸般拷问下收获单纯质朴的爱情。

我们60后说是运气好,其实也跟个人努力分不开。50后所谓的倒霉,未必都是运气不佳,为人过于精明算计,聪明反被聪明误,这不能不说是拖累。

分享几个小故事:

平心而论,我后来在下海出国的个人奋斗中,很多重要的社会经验,待人接物的处世方法,小心谨慎、勤勉自励的行为作风,都是刚毕业时从几位50后大姐那里学到的。长于妇人之手,未必都是纨绔,有见识的女人,照样堪为帝师,能成国母。最为可惜可叹的是,她们的婚姻都是不幸的。前年5月,有位大姐就从我家门前的天窗上,爬上楼顶,跳楼自杀了。

                                            1.

她和丈夫离婚多年,和女儿相依为命。丈夫已经另成家室,女儿却患有严重的精神疾病,经常发作,高考都不能参加。50后大姐的特点是闷声,对自己的感情问题从来不说。我3月份装修房子的时候,她还到我家热情指导购物,并把以前帮她家装修的工人推荐给我。没想到我回到加拿大不久,就得到了她的噩耗。一个个子高高,颜容秀美,温柔善良的大姐,就这样没了。

大表姐雯芯,自小就是才女一枚,高中时放弃保送浙大的机会,自愿参加高考,接受调剂。高考时与浙大失之交臂,最终进入地质大学学习珠宝鉴定。

我的左边眉毛上,至今少掉一撮毛,就是被当年金箍棒伤疤粘黏而去的。每当我照镜子看见这个秃斑,就会重温60后小弟,娶50后大姐的旧梦,虽然可笑,却也无限温馨。

90年代初大学毕业和男友一同被分配到老家的地质局工作。

同为天之骄子的二人,不甘忍受那一眼看到头的清苦工作,毅然辞职下海。

一时间,扔了铁饭碗,开起了珠宝店,成为了当时最新兴的行业一员—个体工商户。

之后的事便如同电视剧般狗血,表姐夫因家境贫寒,开店所需的一切资金均为表姐举债而来,在此情形下,表姐夫立志南下深圳创业,不成功便不回家。

表姐夫初次创业失败,血本无归,而后所欠债务均有表姐一人承担。

后来表姐夫屡战屡败,意志消沉中与一农妇好上了,最后两人离婚。

但是,二人的纠葛却未断,表姐一直独自抚养女儿,没到寒暑假便带着女儿去见爸爸,就连表姐夫几十年来的债务也一并承担着。

标签:,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