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夏之雪

K第一天来上班,短短的平头,不高的个头,见到谁的都咧着嘴笑,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整个一个阳光青年。K勤快麻利,任劳任怨,久而久之,大家都喜欢上这个年轻的同事。

有人的爱情是轰轰烈烈的,有人的爱情却是无声无息的。

K是从阿尔及利亚来的,精通三国语言,时不常还讲讲他们那边的风俗。我们有时会拿K开玩笑,穆斯林可以娶四个老婆,他怎么好像连一个女朋友都没有。几年下来,K也奔三十去了,好在美国同事中缺少中国式的热心大妈大婶,也没有剩男剩女之说,所以K就一直过着快乐的单身汉的生活。


K前几年回老家两周,带回了重磅新闻:K要结婚了。这真让我们大吃一惊,阿尔及利亚由于法国的殖民,是一个比较西化的穆斯林国家,K怎么也不像是听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人。等到K娓娓道来,我们都被带入其境,宛如夕阳反射在碧蓝海面上的一丝泛红的光芒,温暖而浪漫。

1相遇

八年之前,二十二岁的K在大学毕业的聚会与同窗拥抱告别,
口袋里装着两天后来华盛顿的机票
。就在转身挥手的一瞬间,一个陌生的女孩子出现在视线里,齐肩的长发,飘逸的长裙,夜幕中,轻盈地转身,于K擦肩而过,K怦然心动,顾不得羞涩,冲上拦住女孩,结结巴巴地介绍自己。女孩子嫣然一笑,她的名字是Y,不过她还没有联系的方式,因为她第二天就要去巴黎读书去了。

小白撑着太阳伞走在大学的水泥路上,缓缓的。一阵微风吹过来撩动了小白修长的秀发。小白不美,却总让人觉得她很美。洁白无暇的感觉。好像雪花,虽然感觉很美却稍纵既逝。

K以为这不过是人生中的一场偶遇,但在随后的两千多天的日子里,Y的音容笑貌时时地出现在脑海里,即使在最孤单的日子里,因为有了记忆中的笑容,K的心里也有了温暖。K开始联系他在所有法国的朋友,无人认识Y。失望之余,K没有放弃,每年回老家,他总是特意在巴黎换机停留两天,站在熙熙攘攘的街头拐角,坐在路边的咖啡厅,渴望再次出现那梦境中的身影,大海捞针,就这样他一直坚持了八年。

然后,就在这样一个微风拂过的夏天的下午,小白和他相遇了。

这次回家,是国庆的大节日,过去的老友都纷纷团聚,K向一个生活在法国的朋友吐露心声,朋友想了想,虽然他本人不认识Y,但他有一个在巴黎的朋友,广泛交际,号称认识所有在法国的阿尔及利亚人,
现在正好也回来度假。一个电话打过去,传来振奋人心的消息,他不仅认识Y,Y还是单身,而且Y也回家了。这位交际大师被真情所动,因不知Y在当地的住址,立刻联系所有的朋友,密切注视Y的行踪,有什么情况立刻报告,颇有一番解放时期上海地下党的表现。

相遇的情节很简单。就在微风撩动小白秀发的时候,他骑着他新买的自行车风驰电掣地飞了过去。风带动了小白的裙子,吹动了小白头发。然后,小白看见了他的笑脸。自信,张扬,青春昂扬。

两天以后,密探电话告急 –
Y和她母亲正在市里的图书馆。K二话不说,在大雨中拦了一辆出租车冲到地点。打开车门的一瞬间,烟雨蒙蒙,但K还是清楚地看到,那个无数次在脑海中浮现的身影,雨帘伞下,正准备离开。犹如八年前的重演,K疯狂地冲了上去,一样的长发,一样的笑容,Y看着浑身透湿的K,轻轻地叫出了他的名字。K有些恍惚,过去的八年宛如一场梦,现在梦终于醒了,佳人就站在面前。

小白觉得那个男孩真好看,于是跟着也笑了。然后小白听见了巨大的响声,额,那个男孩摔倒了。

我们儿时成长在王子公主的故事中,少女时代沉浸在琼瑶小说里。然而当今时代的令人喘不过气来的节奏,爱情或多或少地掺加了快餐和商业的味道,
少了一份坚持和耐心。人生虽然曲折,但奇迹也许就在下一个拐角处等着我们。我们在经历了生活的风雨磨难之后,依然相信怦然心动的一见钟情,相信童话一般的爱情,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小白呆呆的望着趴在地下的男孩。要上前帮助他吗?还是算了吧,又不认识。小白扭头走了,她没有看见那个男孩尴尬的望着自己的表情。

后记:K和Y很快在美国结婚,现在也已儿女双全了。

2.风

风,大一新生。喜欢自由,喜欢冒险。他喜欢骑着自行车迎着风,因为他觉得这样自己就好像飞起来一样。

他骑着他的自行车飞驰在学校的一条小路上,远远看见一个穿着白裙,打着太阳伞的女孩。他心想,真是老土,竟然真的有女生这么穿。于是他张扬的笑着,好似在嘲笑那个白裙长发的女孩。

女孩突然笑了!风一下子静住了,他忘记了去控制自己的车。然后在那个女孩满脸笑容下摔倒了。

他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他没有受伤,他不知道自己在等待什么。然后,他听见了脚步声和一个清脆的女声。

“同学,你没事吧?”

他惊喜的抬头,不是她。那个白裙长发的女孩已经悄然离去。而她,却满脸担忧。

她叫静,美术系的大一新生。一个风风火火的女子。满身红色,给人一种很热很热的感觉。

风觉得静的穿着和她的名字正好相反,南辕北辙。

也不知道那个白裙长发的女孩叫什么名字。

3.再见

小白看着舞台上那个唱着歌的男孩,好像在哪里见过?

小白安静的听着。然后一声尖叫划破天际。

“风,太帅了。唱的好!帅呆了!”

小白寻声望去,一身红衣!像火一样的女子,真好。

小白看见那个叫风的男孩对着那红裙女孩咧开嘴笑了。那笑容像阳光一样,好像可以把一切都融化掉一样的笑容。应该很温暖吧!

只是,为何会觉得那红衣竟然那样刺眼那?嫉妒吗?嫉妒什么那?小白苦笑地摇了摇头。她不晓得自己怎么了,为何会去嫉妒一个素昧平生的女孩。

尖叫声让小白觉得头很疼,于是她起身离开了大礼堂。

热闹终归不适合自己啊!

哦,想起来了,那个男孩,原来是他!

4,身影

风登上了文学院的迎新晚会,当他出现在舞台上开始唱歌的时候。静的尖叫声响彻整个大礼堂。

风觉得静很神奇,一个女孩竟然可以肆无忌惮的表达自己的好恶。

那天,她扶他起来。然后笑着说,你好我叫静,我们可以做朋友吗?

接着她要了自己的电话号码。风觉得静或许不会联系自己。然而神奇的是第二天她就联系了自己。理由是,那天她帮助了他,所以他要请她吃东西表示谢意。

接着一来二去,在军训的半个月里,他们基本上天天都可以见到。因为美术学院的方阵正好对着他们文学院。

顺理成章,他们成为了朋友。军训结束后,静送了风一幅画。风骑着自行车,在空中飞驰。

标签:,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