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怎样让爱人过得幸福?

在一棵欲哭无泪的柳树下作者:叶夫图申科译者:汪剑钊在一棵欲哭无泪的柳树下,我伫立岸边,陷入沉思:怎样让爱人过得幸福?或许,我做不到这一点?孩子,丰衣足食,郊游,观赏电影,她都觉得太少,她需要整个的我,毫无保留,但整个我——早已没有残存。我用两个肩膀扛起了时代,它们已被枝杈刮得遍体鳞伤,可我不曾为爱人留下一个肩膀,让她能靠在上面痛哭一场。她们得到的不是鲜花,只有皱纹,让她们投入繁重的家务,男人们偷摸地背叛了她们,可爱人们——唯有抱怨而已。我带点什么去到她的跟前?如果带给她的是蛆虫的生活,哪怕只是轻微的腐烂,又怎能让爱人过得幸福?如果经常不分青红皂白地欺辱爱人,怎么谈得上快乐?谁都知道怎样会让爱人不幸,——但怎样让她幸福——没人知道。———————————————–怎样让爱人过得幸福?这话题是如此的沉重。太多人在面对这个问题时,都会和诗人一样——欲哭无泪。泪水代表释放,而释放至少也是向“解决”迈出一小步。但面对这个问题,我们陷入痛苦,却无法痛哭。试着思索,造成这种痛苦的根源是什么?生活,对所有人都是一个惶惑的谜题。活在谜面上,你不堪其扰却躲避不及。正如诗人一语道破的玄机:他没有逃避生活,可他无法让爱人得到幸福。因为“她需要整个的我,毫无保留,但整个我——早已没有残存”。那些被一一罗列出的、所谓构成幸福的要素:孩子、电影、晚餐、大房子、旅行包,在生活的自我迷失面前,都显得如此苍白无力。于个人,此生有人达成所愿心满意足,有人一败涂地万念俱灰。种种人生都必然被外部世界左右。诗人也有属于自己世界的担当,他“用两个肩膀扛起了时代”以至于遍体鳞伤,他的精力、耐心和温柔都让这个世界消耗殆尽,最终留给爱人的只剩日复一日的单调甚至无端的伤害。列夫·托尔斯泰曾说“幸福的人都是相似的,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也许这就是生活无解的悖论,悲哀的循环:投身生活,被改变、摧毁,又不可避免地将这种伤害转移到爱人身上,终于发现自己只是完成了“怎样让爱人不幸”的过程。可爱人们啊,生活永远这样——幸福与苦难双生,共渡才是唯一的救赎。也许此刻我们无法分享幸福,但至少相互依偎着,咀嚼掉彼此的悲伤。

标签:,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