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城外,是一缕人间烟火



图片 1

篇一

每个人心中都有个钱钟书的方鸿渐,就像每个人心中都有个福楼拜的包法利夫人一样。-题记

不得不说,这确是一部精彩的、有深度的、不可不读的经典小说。

我最近又在读《围城》。读着读着,我发觉自己似乎早就被围在里面了。

在看之前,我除了知道这部经典之作的名字和作者外,甚至连主要内容都摸不清楚。因为一种好奇与向往,在书柜前捧起了它。每每去玩几页合上书后,心中便会升起一种挂念,对下一段的内容便会有无限的幻想。就这样怀着始终不变的热忱读完了整本小说。十分诧异的发现小说中的围城竟是指–婚姻。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想出来。在当今这个流行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这句话的时代,真没想到早在上世纪中叶,就有一位站在时代制高点上的伟大的作家,以高雅而幽默的方式提出了这个观点,而非当今这般庸俗。凭借作者对生活细微的观察、丰富的阅历以及深刻的感悟,足以成就一部让人肃然起敬的传世之作。

方鸿渐是个留学生,对爱情、事业曾经有过憧憬,又最终随着一个失败的婚姻对爱情心如死灰。这种“心死”感我个人非常可以理解,虽然和方的感觉不是完全相同。有人说方就算和唐晓芙结婚,也会有一个类似和孙嘉柔结婚后那样的结局。而我也同意,每个人结婚后发现对方会变得越来越不像当初认识的那个人。可是我觉得作者没有安排方和唐结婚,也是在保留一种对爱情的希望吧。关于婚姻这座“城”,倒没有把我放入围城中的那种特殊的痛感。婚姻也许不是我想象得那样,J君也可能不是我当初认识的那个人,可我宁愿被围着。我心中最大的围城,在无关于爱情的区域。

整个故事的情节是出人意料而又在情理之中的,主人公方鸿渐的一切遭遇–毕业、追求、失恋、任教、结婚无疑不都是在围城内外进进出出,这一切的目的也不过是要阐发结婚就入深陷围城一样。但我想,方鸿渐到底娶的不是自己的意中人,因此婚姻的不美满似乎还可以理解。而钱钟书先生如果让他与心上人唐小芙成为眷属,结婚后再吵架闹翻,那么如果娶了意中人也不过尔尔,结婚后发现自己娶的总不是意中人的围城,会不会更加牢不可破呢?不过,也许作者是偏爱唐小芙的,不愿让她嫁给方鸿渐。尽管这样。其实《围城》还是一样的精彩。

自从离开了哈佛,我的人生路线渐渐回到了上大学之前,少一点生息,少了一些社交。没多久之前我还乐在其中的交际花态度已经被我收起,虽然有时它若隐若现,趁我不注意时自己溜出来,被人发现。不过,大多数时间,它也只能是在我的梦里作怪了。J君说,我在睡梦中很多话,嘟嘟囔囔地不知在说什么。我醒着的时候就很多话,难道是还没讲够,要到梦里去讲么
?我想,也许我在梦中社交吧。除了态度之外,交际花的衣饰着装也早被我收起,比如说什么黑色的小皮短裙啦、露大后背的礼服等。不过,我也没有完全忘记它们,只是把它们压入箱底,希望某日还能排上点用场。

事实上,这座无形的围城始终是存在的,只是钱钟书先生把30年代的这座城具体形象化了,让身处21世纪的我们看清了书中城中之人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言之凿凿其实也是为了使我们看清我们身边同样的一座围城。当代社会,竞争激烈,高手如云,存在的明争暗斗、勾心斗角比书中更加激烈也更凶险。就那还算单纯的学生来讲,学校、家庭、社会,每一个环境都是一座围城,每一种行为都处于一个围城。同学间的友谊和竞争、家庭里的亲情和压力、社会上的光明与黑暗,从我们出生起就建造着形形色色不可逾越的诸多围城。我们只有在其中不断拚杀,始终保持着一颗积极的心去创造这座围城里的异彩,让围城中的生活变的丰富。我们不会也不可能逾越这座城墙,因为只要我们有生活,那我们就永远处于一座围城之中。

总之,这段时间,我变乖了,节奏开始慢下来了,也开始重新写博客了。我把自己围起来了,而且围得很彻底。我在纽约有不少朋友、同学,但我已经好几个月没见过一个了。也许我该多去找找他们
,不过我总是拿寒冷的天气来做理由,不愿出远门。

《围城》在人物塑造及语言的幽默上首屈一指的。在描写一个小孩外貌时,为了表现眉毛与眼睛离得远,文中的语言是眼睛和眉毛彼此象是害了相思病生动而活泼,让人发笑,却能达到更好的表达效果。还有说鲍小姐穿着很暴露,文中说她是局部的真理,因为真理总是赤裸裸的。实在让人忍俊不禁,却不显得庸俗。在刻画一个十分小资、小器的商人形象时,这位商人的语言中便总夹杂着鼻音浓重的英语,而他那自以为得意的考婿方法,是在让人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作者时而尖酸刻薄,时而肚量大得惊人,让人琢磨不透,却又像那样真切的发生着。

这几天,有很多家事要处理,我的医疗保险、钱财管理问题等等,总之是出乎往常的忙碌。我意识到,我真不适合管理钱财,或者任何其它东西。也许是出于我对金钱的不在乎,导致了我对它的不在意,令我疏忽对它的管理。我明知道,就算不在乎,也不能不在意,它们是两码事,可我有时还是会犯一些低级错误。

我想,《围城》中的幽默诙谐,有赖于钱先生博大精深的知识以及深沉厚重的依托。而现在市面上的一些所谓的幽默,显然就缺少这样的人文精神,那样的幽默,实在可鄙。《围城》,钱钟书,才是真正厚重的高雅的幽默。

说起低级错误,在家务方面我也有些许心虚。前两天上菜时把醋滴到了J君的白色上衣袖子上,还屡次被他抓住做完菜后忘记关火,开了冰箱后关门关太重,结果门又弹开了,等等。还有,一天我发现洗手间里的那几个镜台灯泡中有一个不亮了,就想展现给J君看,结果他一拨开关,几个灯好好地都亮了。在无比惊异的情绪下,我也试了一下,结果那个之前不对我亮的灯泡直接当场爆掉,真是“宁死不屈”地抵抗我呵。

篇二

标签:,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