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青蛙



我只是个凡夫俗子,爱江山,却更爱美人!我是个性情中人,所有的情都在我心里留下深深的烙印。家庭的稳固并非因我心如磐石,只是我不是唐僧,没有那么多倾国倾城的妖孽来魅惑我。我也不是天分奇高,满腹经纶的书生,没有聂小倩之类狐精来迷恋我。更不是高衙内,富二代,有那么多肉弹来轰炸我。每天早上,我喜欢迎着光,顶着风,倾听自己拉风箱般的喘息声,沉重的脚步声,感受一下面目全非的人类历史记录中人类的苦难,用汗水洗涤人类对自然犯下的罪恶。我沉迷于金融世界中数字的跳动,那是个无声的战场,千军万马凶猛厮杀,华尔街战车肆意碾压。我不要去做凄凉的英雄,我只想当个战场上生存下来的智者。我喜欢心不在焉看书时,偷瞄以前是女儿,现在是儿子,不厌其烦,专注地用七八根木条搭各种形状,然后用小车在上面开呀开,那样的静谧画面洗净心中那不经意升起的烦躁。我喜欢傍晚时,一家人围坐在餐桌进行冒着热气的粗茶淡饭,女儿说说学校的新鲜事儿,儿子急着抢话的样子,太太说说公司杂事,我么,如果有,就说说文字里看到的一些趣事。我更喜欢墨水化成的跳着舞的文字,与之共舞,在幻想世界里放纵自己的感情,让自己的思维无羁,自由地飞翔!纵然命硬如磐石,也经不住风一般日子的风化,终究化成那漫天的细沙。我的每一刻,就是全世界所有人的每一刻,没有贵贱,让幸福时光在心里流淌。6/16/2016

图片 1

假装这里有青蛙王子

明夏走了,我是小苦。何苦来哉的苦。

我知道我放弃灵魂的交换,也抵不过青年的一句话,一个眼神。但是我没有想到,我自诩爱你入骨,却自始至终都在阻拦你所爱之人的脚步。也就是阻碍这你的脚步。因为我也知道。吾之所爱,即吾爱。

我是一只青蛙,在整个池塘里就我的歌声最嘹亮,许多同伴都喜欢我的歌声,但是他们不知道我之所以苦练歌声是因为我爱上了那池塘边,大树上的那只小巧可爱的夜莺,每日听她歌唱,我感到十分荣幸,但她那美妙的歌声并不属于我。喔~我是多么可悲,我全心全意的将自己系在她的身上,我的心里塞了满满的她,但是她却未曾有过片刻时光属于我,她的歌声从不曾为我而起。但是我是那么的深爱着她,我努力唱响我的喉咙,却从不曾引的她的一点侧目。

我听芦苇告诉我,她爱上了一个青年,那位青年有着渊博的学识,英俊的脸庞。噢!我这个傻子,我这个可怜人。她爱着别人,爱着我不能成为的样子。不仅如此,芦苇还告诉我,不久前那只夜莺还跑过来问过他,在哪里有红色的玫瑰花,因为他和四处旅行的风交好。“这个傻子,这个季节怎么可能会有红玫瑰呢!”我充满可惜的说到。“没有~到也不是不可以有”芦苇边摇摆边神秘的说到。于是我跑去找我们池塘深处的巫婆,是的,我一直都知道哪里住着一个可怕的巫婆,但是我却一点都不害怕,我要让她得到喜欢的人的关注,我要让她快乐。最重要的是,我不要她将玫瑰树的尖刺插在心上唱歌,我不要她死去。池塘深处很难到达,巫婆也不愿意被我打扰不愿意见我,但是巫婆受不住我整日整夜的在她门前哀求,最终还是给予了我有条件的帮助,她答应我,只要我能答应变成一个王子去照顾她在皇宫中的女儿,她就答应给我能让不开花的玫瑰树开出像血一样红的玫瑰花的药水。我当然答应啊,哪怕禁锢我一辈子的自由,哪怕永远不能再站在池塘树下听我的夜莺歌唱,我也愿意啊。可是等到我用计让巫婆的女儿,国王的小公主帮我解除魔法变成王子的那一刻。我不知道的是我的爱人已经知道了怎样变出红玫瑰花的方法。当我用我刚生出的双手,捧着药水不太熟练地跑到那个青年的住处的时候,我只看到,我的爱人,我的夜莺,毫无生气的躺在泥土里。她永远也不会歌唱了,她死了。

标签:,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