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新棋局”已开 化工品关注产业链利润格局

招商证券医药行业分析师 李珊珊 价格暴跌无疑
三七的供需格局变化确定了价格周期的逆转,从当前三七的种植面积以及需求格局来看,2013
年产新附近开始三七价格将进入下行周期。 三七价格由7 月份的760
元/公斤下跌至540 元/公斤,跌幅接近30%。但由于春七(9~10
月份产新)目前尚未大规模产新,同时药厂也尚未进场大规模产新,因而不排除短时间内三七价格有些许波动;到2014
年2月份将迎来更大规模的冬七产新,届时供需的失衡将更加明显,三七价格可能会展开更大幅度的下跌;而到了2014
年9~10月份新一轮三七的大规模产新,供给将严重超过需求,价格暴跌无疑。
观察过去的价格周期,每轮价格周期后三七价格都会回落到启动前的价格水平,甚至更低。根据测算,在2~3年的一个周期内,三七的价格回落到200~300元/公斤以下概率较高,极端情况下可能跌到100~150
元/公斤。

“惨烈”背后是利润侵蚀2015年,对于大宗商品来讲,怎一个“惨”字了得。黑色、有色叫苦不迭,市场已降到“白菜价”。在大宗商品下跌潮中,化工品也难独善其身。除了PTA还在“硬扛”,聚烯烃“兄弟”和甲醇都经历了近乎“腰斩”的“酷刑”。

据统计发现,化工品中,PTA价格较年内高点下跌24%,其他三个品种的跌幅都在30%以上。以两个跌幅较大的品种为例,聚丙烯年内高点为9027元/吨,低点为5361元/吨,累计跌幅达41%,且甲醇由年内高点2654元/吨下跌至1590元/吨,累计跌幅为40.1%。

回顾2015年的走势,海蓉投资分析师高建明认为,化工品基本上是在4月底达到年内高点,5月初进入下跌通道。其中,最为壮观的当属“烯烃”兄弟与甲醇,它们的“惨烈”体现在行情的变化上。

PP作为LLDPE的孪生兄弟,在供应宽松的压制下,2015年四季度“挤压利润行情”演绎得淋漓尽致。“除去自身供应过剩的原因,还有丙烯单体暴跌至3800元/吨导致成本端塌陷,以及粒料与粉料价差较大,粉料利润好,降价空间大,PP粒料价格无法站稳,下游需求拉涨动力微乎其微。”高建明说。

相较于聚烯烃,甲醇价格下跌明显滞后。可以说,甲醇制烯烃工艺的兴起,把甲醇和烯烃紧密联系在一起。“大部分装置是外购甲醇,一方面增加了甲醇需求,另一方面增加了烯烃供应。甲醇与烯烃有着明显的联带效应,但不管是2014年年底的暴跌,还是2015年7月开始的下挫,甲醇价格下跌都滞后于烯烃。”中原期货分析师才亚丽如是说。

谈及2015年化工品的普跌,业内人士认为,这样的走势其实是合乎情理的。“煤炭自2012年开始下跌,跌幅超过60%,原油价格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下跌,跌幅也超过60%。”才亚丽认为,作为源头的煤炭和原油,其价格下跌直接压缩了下游化工品的成本,下游产品跟跌理所当然。不过,在价格下跌的过程中,每种化工品的具体表现不同。

PTA经过2011—2014年连续三年的下跌,生产环节的利润被挤压完毕,2015年跌无可跌,价格围绕成本上下波动。而烯烃的下跌则是2014年下半年原油市场重挫后留下了巨大的利润空间所致。

据了解,2015年上半年石脑油路线的烯烃平均利润在2500元/吨,2015年下半年的价格下跌只是烯烃在产能扩张时期去除高利润的表现。目前,烯烃生产的平均盈利在1500元/吨。

“烯烃价差结构近高远低,而且远月处于高贴水状态,说明在产能扩张时,资金仍在做空烯烃利润。”才亚丽说。2015年12月神化榆林60万吨MTO装置投产,2016年中煤蒙大60万吨、江苏盛虹120万吨、常州富德33万吨、贝特尔30万吨、盐湖集团100万吨、中天合创137万吨、久泰能源60万吨烯烃产能也将上马。“产能扩张一般伴随着利润的收缩。在产能扩张的中后期,价格会回落到成本附近。这样看来,远月烯烃价格还有回落空间。”某业内人士认为。

“在需求疲软的背景下,高利润行业有更多的做空机会。例如PP行业,当下油制PP生产利润在500元/吨,已经被压缩了1000元/吨以上,但后期仍有挤压余地。”高建明称。

扰动棋局的元凶何在?

“此轮化工品价格下跌并不意外,但是下跌速度超出了市场预期。2015年化工品这盘棋不好走,操作起来有些棘手。”一位专注于化工品的业内资深人士向期货日报记者坦言,2015年下半年行情“诡异”的元凶在于市场预期。

澳门大阳城娱乐登入,中国股灾导致的全球金融动荡引发了市场对经济危机的担忧,从而触动实体产业所有链节大规模的去库存化。在这样的状态下,商品下跌在所难免。

正如市场讨论的那样,化工品价格快速下跌源于“做空利润”。据了解,国际油价暴跌使得化工产品,特别是聚烯烃产品利润大幅提高。

“在商品几乎全军覆没的环境下,聚烯烃产品居然可以用暴利来形容,让商品投资者无法理解,更不能容忍。”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只要某个商品有利润,就会有资金毫不犹豫地去做空,聚烯烃及相关品种在一定程度上就是这种思想的“牺牲品”。

其实,对化工品而言,价格影响因素众多,其中最重要的是供需和成本。在兴业期货分析师潘增恩看来,化工品价格由供需决定,而非成本,但有时成本会反作用于供需。例如,2015年,PTA进入供给过剩阶段,价格持续下跌,产业链上、中、下游利润大幅收缩,甚至出现亏损。在此情形下,产业自身进入产能淘汰周期,部分老旧产能关停,进而影响均衡价格。

就成本而言,2015年美原油由62.58美元/桶下跌至34.53美元/桶,跌幅达44.8%。成本塌陷对化工品的影响可想而知。但实际上,当前化工品原料呈分散化趋势。

“煤制烯烃装置的大规模投产使得原油不再是唯一要考虑的成本因素,PDH装置的运行对聚丙烯也产生了额外的影响;天然气及煤炭价格决定了甲醇成本的高低,而油价的影响相对薄弱;油价仍是决定PTA成本的关键因素。”潘增恩分析说。

标签:,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