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一个独居女人的精彩(二)



我这个朋友一直生活在上海,出国的经历也就是去年和今年两次乘豪华游轮去韩国和日本转了一圈。她平时也不常看书报,但是她照样有着和年龄不符的超前意识,还有就是对家居布置和衣着的高尚品味。
我在她家住过几天,每天大清早,我们就被小狗乐乐弄醒,然后是我胡乱地套上衣服,而我的朋友却梳妆打扮,涂上口红,精神奕奕的和我出发去遛狗了。一路上她要不和我说笑打闹,要不就是拉开嗓子引吭高歌,说是要时刻准备着被朋友叫去卡拉OK,现在练练嗓子呢。当然我们会尽量避开居民居住比较集中的地方,因为她说有一次她在唱歌的时候,楼上有位老伯伯出来对她说:“嘿,小姑娘,侬歌唱得蛮好听的,但是不是可以到远一点的地方去唱?阿拉屋里的人都在睡觉呢。”告诉我时口气充满得意,这是因为人家叫她小姑娘。
我们遛狗的路线有时是冲着一个据说是她家附近最好的大饼油条摊去的,我们在那里吃上一根油条,一个大饼,还来上一碗咸菜配稀饭,非常好吃。
我的朋友从来不忌口。除了父母给的啥病没有的健康基因外,还有一个女人都羡慕的吃啥都不胖的身体。当我们都告诉她不要吃那些太油的不健康的东西时,她老是说;做啥,我已经来日不多了,干啥不能想吃啥吃啥?要不到死的时候多亏啊!这句话说了十几年了,我们怎么看她越活越精神了呢。
遛狗回来后她会把植物都浇浇水,那些植物有的是她去花木市场买的,有的是我们外出旅游时她在地里摘的我们叫不出名字的植物。她对那些植物像对待小孩子一样的呵护,把它们在瓶子里摆出最好看的样姿势。看她那温柔的样子,我才明白过去为什么我到她家时总看见她家的花草永远枝繁叶茂,她家的养的金鱼生了一拨又一拨。
待续

早上我喜欢喝咸豆浆,吃咸大饼包油条,就是上海俗称的早餐“四大金刚”。

图片 1

家楼下的早餐小店,10平不到正正方方。店最左边有张不锈钢的擀面操作台,用来做油条和大饼。操作台边上是两个大深桶分别装豆浆和豆腐花。店门口一角支了口大油锅炸油条,另一角好像是一个大油漆桶改装的烤饼炉。

图片 2

进小店吃早餐,必须侧身穿过左右夹击的大油锅和烤饼炉,进到店中央从一摞红色塑料凳上拿下一张椅子,再从擀面操作台上取一个小塑料筐和一张油纸,放在一张油得有些发亮的木质圆桌上。

“老板,来一碗咸浆,一套咸大饼油条。”

“老板,甜豆花一碗,打包。”

“老板,桌子收一下。”

“老板,多少钱?”

“来来,让一下,烫啊,咸浆来了。”

小小的店面,只够塞进5,6个客人,一拨接一拨,门口还有等外卖的客人,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两个打零工的阿姨,老板和老板娘,三头六臂,一人身兼数职,算账快得惊人,更惊人的是上餐既快又准。你只需喊一遍你要吃什么,打零工的阿姨能迅速记住,并快速定位好你的位置,准确把东西放进你自取的塑料小框里。

偶尔听人和老板调侃:“老板,发财咯,在上海都可以买房咯。”老板,边快速的扯着油条面团下进油锅,边应答着客户问题,还能掐着时间侃两句:“你们上海人太舒服,我们没这好命哦,早餐做得累死人啊。”

图片 3

有一次我10点才吃早餐,就剩甜大饼。难得店里没啥人,我从旁边的全家买了杯豆浆,边吃边和老板娘聊天。

老板老板娘来上海二十多年了,一直做早餐,儿子在安徽读大学。他两是同村的,老板家里从爷爷辈开始就做豆腐,难怪我觉得他家的豆腐脑豆浆都特别好喝。他们凌晨三点就来店里,磨黄豆啊,弄面啊,做各种准备工作。早上六点正式营业,一般要忙到将近11点。

我问老板娘:“早餐生意一个月能赚多少啊?”老板娘哈哈大笑:“早餐生意累死人哦,这上海店面又贵,赚还是有赚点啦。”说完拿起她的苹果手机刷了起来。打零工的两个阿姨擦完台面地板整理好桌椅,脱下大褂,下班走了。

不过早上10点多,对于做早餐生意的她们已经忙了七八个小时。

这家店在我住的这个小区听说开了有近十年,店面小,卫生状况也说不上多好,但居民们和过路的白领们就这么天天早上来来往往的吃着早餐。

最近小店要关门了。

标签:,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