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国人很雄,与宾馆有关? (成人话题慎入)



也谈国人很雄,宾馆帮了大忙

图片 1两兄弟与他们开发出的“公众版iPad”。本报首席记者
刘配成摄

前二周看到roaming的博文“国人很雄”,讲述了一个海归大夫回国看到异常高的阴茎折断发病率的故事,在祖国日新月异经济发达的同时,这样罕见的病也不见怪了。当时看了,想到了自己二次回国住在宾馆的一些经历,觉得这么高的发病率,祖国的高级豪华宾馆也间接地帮了忙,给力呀?!

近日,媒体披露了一些留学(微博)(微博)生在国外花费了巨额学费、回国后却找不到工作的状况,国人开始反思当年的留学热。今天,我们将两位“海归”的创业之路展示给大家,希望通过他们的故事让即将留学或者留学归来准备创业的人们感受一种别样的人生。

五年前的一次回国是为了参加中学的同学聚会,当时我作为同学聚会的策划者之一再加上来自万里迢迢的米国,老同学对我是十二分的关照,二天的聚会将我一个人安排在当地最高级的宾馆里的最好的一间豪华套房,走进去,确实感觉不错,不错的city
view,
舒适的床上用品,高档的沙发和大屏幕电视,宽敞的洗手间,电话电脑传真机等等应有尽有,我真是受宠若惊,后来在我的邀请之下那个房间变为我们群居拍照的地方,别多想啊,是俺们女生们的啊,哈哈。可是这么一个硬件设施也达到个四星标准的宾馆里,我居然没想到我会在宽大高档的洗手间里的精致大理石的桌面上看到了琳琅满目的性生活用品和一些资料,我还真没仔细看都包括了哪些,咋一看看到什么神油,还有什么清洁工具,我差点就要一下子呕出来,真的,因为那里是放茶放咖啡的地方啊,怎么会有这样的东东在那里?靠!!当时心里甭提多难过,我想,难道我们这个小地方(实际上也不小的城市)就这么庸俗吗,连这么豪华的宾馆还放这玩意儿。可是第一次和失去多年同学的联系,又是同学聚会,我没好意思问。回来将我看到的告诉LG,
我们相对无语,搞不懂这世界的变化怎么这么快!
这事儿足足憋在心里好长时间。

“每一个海外归来的留学生就如同一只向往定居陆地的海龟,海龟要想适应陆地上的生活,必须要在海滩上过渡一下,不然他大海也回不去,陆地也上不了。”

一年多前回去,应几个好同学之遥,又一次回到我的老家。这次,一个好同学将我安排在市里刚建起来的一家号称是设备最先进最新的并位于市中心的一家豪华宾馆。我十分感激。身临其境后,感激确实比上次住的宾馆还要先进,前台小姐和先生的着装档次也高许多,装璜的品味好像也不一样,更让我喜爱的是这家宾馆设置的自助餐。可是装璜一流的洗手间的桌上仍然放了许多同样的性用品,这次我实在憋不住了,回到客厅,问起同学(这次都是女同学聚会方便很多了)这是怎么回事?她们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那样子感觉我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人,然后用平淡的口吻对我说,这有什么稀奇的呀?说是所有的宾馆都这样,不只是我们老家,到外省外地去也是一样的?真的吗?我怎么不相信呢?我想外资宾馆不会这样吧?不过这些年回去我们回国如需要住宾馆都是住的像“锦江之星”这样的经济型旅馆,挺喜欢的,我没有见过他们放这类的东东啊。

这是曾经留学澳洲、如今在国内创业的唐哲说的。如今的唐哲不仅适应了国内的生活,还与有着同样留学经历的朋友缪策共同开办了公司,开发出了一款大型的全高清人机互动电子触控助销终端@MALL。对于他们的产品业内人士称为“公共场所里属于公众的苹果IPAD”,产品刚刚推出就已经有国内的知名企业和俄罗斯客商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

如果真像我的朋友所说,国内很多高级宾馆都有这样的配备,那roaming兄的那位海归大夫看到那么的病例也就不奇怪了,不是吗?

记者昨日采访了唐哲和缪策,了解了他们的创业经历。

图片 2

留学:在辛酸与收获中成长

如今唐哲与缪策已经创立了自己的公司,唐哲负责公司运营,缪策负责市场开发。

采访他们的时候,两个人正感叹于这样一条新闻《海归心酸事:留学花30万
回国月薪3000》。

缪策说:“看到这样的新闻,很多人可能都感觉没什么,甚者有人还会说:”活该,谁让你出国得瑟的”。但是作为一个有着相同经历的人,我的内心却很难受。我可以很负责地说,每一个”海归”当年出国的时候,他们都是带着梦想的,”出国留学,学成归来,报答父母,回馈社会”是很多人最初的理想,我当年就有这样的想法。”

唐哲曾经留学澳洲,缪策在加拿大,他们都是上世纪90年代末走出国门的,当年正是电视剧《北京人在纽约》热播的时候,出国成为很多人的梦想,但是也是需要拿出所有家当才能实现的。

对于自己的留学,唐哲说:“我比缪策现实一些,我最初是打算移民(微博)(微博)。”

普通家庭出来的他们,在海外留学真的很不容易,他们不仅要学习,还要打工。缪策说:“我曾经计算过,我在加拿大干过25种工作,我最特别的工作是为一个化妆品公司在野外抓蚯蚓。当时真的吃了很多苦。”

而唐哲的打工经历,则有点“打工皇帝”的味道。唐哲说:“我在澳洲的时候,我看好了导游工作,专门为去澳洲旅游的国人服务。可以不夸张地说,我曾经是澳洲最牛的中文导游,我的日薪是整个行业里最高的。我租的房子是当地最豪华的公寓。”

虽然他们在两个国家留学,但是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信念,“努力奋斗,让青春无悔”。

回国:两条平行线“交叉”了!

如果不是回国,唐哲与缪策就如同两条平行线,永远不会交叉。但是命运就是这样有趣!

21世纪初,经历了国外生活的洗礼后,很多留学生选择了回国,当然理由各不相同。而唐哲与缪策回国的理由却是一样:创业。

标签:,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